羽爱桃子

尤马马:

适合女生喝的茶饮~茶饮的益处非常多,适合每天喝哦 ​​​​

当我们在洗澡的时候我们在做什么?

风都市民某某某:

F**K的LOF,这特么的也屏蔽。


删了重发,祝阅读愉快。


写完重改的名字只能说明我糟糕的起名习惯。


不想看超链接的走这里:http://www.spinates.com/post/2832


上面那个进去没有账号看不到的话请走这里:http://cunwen.blogspot.jp/2016/04/krw.html


正文:


翔太郎做了个梦。


“为什么我非得看着一个男人洗澡啊。”尽管嘟囔着这样的话,翔太郎还是看不下去那个一进浴缸就蹲着啥也不动的“命运之子”,忍不住泼了几把水在菲利普的身上,“喂,你还好吧?”


从孤岛回来之后,这个人就时不时晃神得厉害,像是开始坏的钟,在不知觉的时候就有些停摆。


尽管不想承认,翔太郎的确是在担心。


这个委托任务是他作为侦探的第一个任务,可是这个任务难度却超大。单是要保护好那个家伙不要被组织抓回去就已经够提心吊胆,何况要去照顾这样时不时出状况的一个大活人。而盯着人洗澡也是迫不得已,上一次那家伙晃神的时候是洗着澡直接昏进水里,要不是看到他没带换洗衣服,翔太郎想自己大概可以捞起的就是一具尸体了。而上上次的淋浴更是夸张,彻底的冷水浇了半个小时,就算是大夏天也禁不起这样对头狂冲冷水·······


自从认识了这个人,翔太郎觉得自己的心脏负担就陡然加重了好几倍,人怎么可以那么轻易地把自己置于险地?简直是个麻烦精


而现在他的大麻烦正跟个石像一样,在浴缸里沉默地放空眼神,一动也不动,也没有回答他的话。


“唉,我说你理我一下好不好?”太息着,翔太郎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就算自己想和对方吵,只要对方一个真·目中无人的目空眼神看过来,翔太郎就认输了,这家伙压根就不是可以正常沟通的,吵架也不可以沟通。他们的begin’s night在对方伤痕留下了他看得见却不太能理解的伤痕。


而现在他不清楚那是什么。


以及现在他所能做的就是把人拉起来,安排他在凳子上坐下。


对方由着他动作,这或许是一种信任的表现。


这大概是唯一值得翔太郎为之高兴的事了。


“算了,你闭上眼睛。”


他现在不止是看着男人洗澡,还在给男人洗头发,把水果味的香波倒入手里,白白的泡沫覆盖黑色的发,手指轻轻地抓弄着,“会不会力气太大了?”原本不抱希望的问题,仅仅只是自问自答,却有了回应。


“刚好。”像是校准了时间,时钟又开始正常活动,他的停摆时间结束了。


然而翔太郎却沉默了。他原本应该试图构建一个对话,然而他却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又可以说什么。


他最想问出的是你到底在想什么?之前也问过,对方只是在发呆不理他。


他想吼的是你能不能别像个小孩一样,明明也是十六岁的人了,让我一直在照顾你生活起居算什么?而翔太郎发现自己有点说不出口,在那个人来到风都之后,说的第一句话是自然风是这样的吗?自然光是这样的吗?这个命运之子感觉就像是人工培育的小白鼠,不曾见过任何真实一样。忘记了自己的过去,忘记了如何正常的反应。


“你为什么每天都在发呆?”千思百转下,翔太郎发现自己问出的问题竟是这样。


“不知道干什么。”菲利普回答了头上传来的磕磕盼盼的问题。


“嗯?那你之前在干什么?”


“做记忆体。”


“········”翔太郎有些后悔却有些高兴,这个人真的不会再做出那令风都流泪的恶魔道具了吧?


“痛。”被翔太郎无意识抓紧了一绺发的菲利普说出自己的感觉。


“啊,抱歉抱歉。啊啊啊啊”乱摆的手导致泡沫也甩进了翔太郎的眼,激得他也开始叫痛。


“不器用”没有睁眼的人说出了惯常的嘲讽。


“喂!”


翔太郎觉得自己不喜欢这个人。


然后他在给不喜欢的人吹头发,吹得蓬蓬松,又细细地捋着鬓发和刘海,翔太郎伸出手指比了比,他发现了一个问题,好像有点太长了?“会刺到眼睛么?”


“还可以忍受。”


这算什么回答?是会刺到还是不会刺到啊?


“要不要去剪头发?”


“不可以出去。”


翔太郎愣住了,这个人记得他当时喘着大气告诉他的话?


刚刚回到事务所的时候,那个人曾经出去过一次,而回来不见人的他几乎跑遍附近所有地方,才看见他把一只红色的气球交给一个陌生小孩。


在窗户上看见了飘动的气球所以追了出去,跑了很久居然还真的追到了?


翔太郎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去评价这个人。曾经作为恶魔的一员蔑视着同胞却又单纯地让人想去相信他变好的可能性。


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小孩根本不是气球的原主人,而菲利普也只是玩腻了气球,顺手递给了一个陌生的小孩。


那个时候,他愿意去相信菲利普,如此而已。


“这,说的也是啊,但是总不能不管你的头发吧?”想自己上的翔太郎半天都没有在事务所找到发剪。拿起报告书文件夹扇风的他扇着扇着,眼睛就被什么所吸引。


“过来过来”他向菲利普招手,从文件夹上拔下一个燕尾夹,嵌在菲利普的发间,居然真的就钳住了几绺长得过分的刘海。


“啊,亮了。”


“什么亮了?”


“眼睛,之前看书看不太清楚,老要拨好烦。”


既然烦为什么不早告诉我或者自己试着解决?你连头发的事都解决不了,真的很浪费你的名字啊,靠自己决断一切的硬汉派男人菲利普·马洛,到底谁给你取了同名啊!明明自己想要什么都不知道。


然后翔太郎被啪啪啪打脸,刚刚嫌弃完连自己想要什么都不知道,就看到那个小鬼拿起一张花花绿绿的宣传单。


“翔太郎,我想要这个。”


手指指着的东西,翔太郎认真仔细地看了三遍。


巨型小鸭子?!!!!!!


游乐园新的娱乐设施,充气的巨型小鸭子?


“·······”刚才还懂事的说不可以出去的人呢?


“我不出去,翔太郎你把它带回来吧!我没有看过那么高的小鸭子,我查过它的资料,三米高,跟事务所高度差不多,宽度的话·····”菲利普开始比划,翔太郎开始胃痛,这叫什么事啊!


什么叫我把它带回来?


我是去偷啊,还是去抢啊,怎么带回来啊喂!


“不行吗?”失望的眼神。


“绝对不行。”坚定的回答。


所以,天知道,明明已经拒绝了的他为什么会偷偷摸摸地去买了个浴室用的沐浴小鸭子。


只是需要放大一百倍的脑补力而已。


但是翔太郎不太好意思拿出来,他该怎么说呢?


一时的不好意思变成了彻底的不好意思,他把鸭子放在了菲利普不会发现的地方。


然后很久以后,他做了个梦。


白白的泡沫里,有两三只嫩黄的鸭子在随着水波震荡,而那个人对着他吹着手心里的泡泡··········


很开心的样子。


他叫着


“翔太郎?翔太郎?翔太郎!!!!!!”


过了许久都不见搭档出来的菲利普在拍门拍了许久之后都不见有回应,干脆闯了进来,发现翔太郎趴在浴缸边,而缸里的水已经温凉到不太适合继续泡了。


“翔太郎”菲利普用力摇醒对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的人看见视野里的脸笑了开来。


“菲利普。”


“怎么了?怎么很开心的样子?还有很累吗?居然洗着澡也可以睡着?”


把水放干,菲利普努力把人扶起来。


“还好吗?”菲利普伸手摸了摸额头,没感冒没发烧,也不像是喝醉了的样子。非要说今天和别的日子不太一样的话,那就只能换了入浴剂了?“翔太郎,你是不是对这个新入浴剂不太适应?头晕吗?”


“感觉味道有点晕。这到底是什么?”在菲利普的搀扶下,翔太郎自己也搀着墙站了起来。


“合欢花味”拿起包装,菲利普自己也有点迷惑,自己真的买过这样奇葩味道吗?


“我去,这到底是什么?”


“合欢树解郁安神,大概就有点助眠效果吧?本来还打算下次买咖喱味的,翔太郎你这样敏感,会不会下次泡着泡着就啃自己一口?要不下次我自己试试好了。”


“你少来!不准买这样的奇奇怪怪的味道!我可不想半夜被你饿醒。”


“翔太郎你啊”从架子上扯下浴巾让恋人包裹住全身,菲利普看到对方真的无事,才放下心来。


躺在床上,将睡不睡的时候,细细索索的声音在夜里尤其扎耳。


“菲利普,你想干什么···”翔太郎的声音止于感受到耳朵上的触摸。


一只手指摸弄着他的耳背,小小的动作,让人摸不到头脑。


“耳背的绒毛都快没了。”菲利普叹了口气,“翔太郎你果然长大了。”


“···········”翔太郎翻了个白眼,听听,这叫什么话!!!!一个比他还小那么多的人老气横秋地说你果然长大了?


“你到底干什么啦,好痒。”


“结果还是那么敏感么?”菲利普轻笑了一声。


曾经他在翔太郎身上实验过一个偏方,治打嗝的偏方,摸着耳背,轻柔地刷几下,居然真的成功了?


原本只适合小孩子的偏方,居然在这个成年人身上也奏效,只能说翔太郎很敏感了。不过那时候细细的绒毛在指尖的触觉昭示着这个老是试图像个哥哥一样教训他的人其实没比他大多少,也不过刚刚成年。


“刚才就想说了,翔太郎居然就会被入浴剂的味道弄得昏昏欲睡,也太容易被影响了吧?”


“哼,那说明东西有效,我可以体会花钱买到的全部效果。好了,别摸了,还要不要睡觉了。睡觉!”


抓下作乱的手,拢在胸前,翔太郎宣布着今天的最后一项行程,睡觉。


梦里,他看见自己的搭档对自己眨巴着眼睛,水润光泽的胴体被泡沫遮盖了许多,似笑非笑的样子一直看着他,对他伸出的手里放着小鸭子······


等等,为什么是小鸭子啊?!!!


震惊醒来的侦探,看见了白日的晨光,天亮了。


“什么啊,一场梦吗?可是为什么总是梦见那几只鸭子啊,这都是多久的事了········”


啧,看了一眼自己的小帐篷,翔太郎抹去自己额间的汗,晨勃什么的说尴尬也不尴尬,说不尴尬也尴尬,还好身边的菲利普早就起来了。


“那几只鸭子都已经是多久以前的事了。”自言自语的翔太郎走到堆文字资料的地方,对的,他记得自己把鸭子塞进了一个没满的箱子里,只是那么多年了,到底是哪只箱子呢?翔太郎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非要找到那几只鸭子,大概最近的梦是他们在召唤他把他们找出来吧?


“塞到哪里去了啊?啊啊想起来,是这里!”把几个箱子搬开,拉出最底层的平成XX年,翔太郎满怀希望地打开箱子。


“诶????没有了?!!!****跑哪里去了,成精了吗?不是这个箱子吗?”接连又翻了好几个箱子,居然都没有?


“翔太郎,你在找这个吗?”


背后传来菲利普的声音,翔太郎回头一看,吓得连转了三下。


“哈?你为什么会有这个!!”翔太郎看见菲利普两只手里拿着小鸭子。


“前两天,翻东西的时候翻到了这个,那个时候翔太郎又不在,后来想了想,翔太郎想藏起来的东西肯定不愿意告诉我吧,我就没问。虽然我真的很好奇,为什么鸭子上要写你的名字和我的名字?有什么象征意义吗?”


被菲利普纯真的眼神看得翔太郎一阵臊,脸上又开始带着红。


所以才需要藏起来啊!


当初他一定是鬼迷了心窍,没事在鸭子下写下菲利普的名字,想伪装是圣诞老人天降的礼物,结果一出门的大太阳无情地提示他现在是夏天··········


反正都没敢送出去,干脆拿出另一只鸭子写下自己的名字,他小时候也玩过这种东西,三只小鸭子身上都是他和家人的名字,水波上一荡一荡的是鸭子,是他的家。


只是写完他就后悔了,妄想了一下菲利普鸭子和自己的鸭子在浴缸里荡啊荡,这算什么呢?他难道还能像个妈一样,往上泼水,说啊好棒啊么?呵呵,他哪来那么大的儿子?


现在翔太郎明白当时的自己在别扭什么,分明是想多亲近一些菲利普又怕对方的拒绝,干脆自己先用什么理由拍死所有念头。


“啊,这个啊。其实原本想送给你玩的,曾经你不是好奇过那种巨型充气鸭子么,不过你大概都忘了吧。”已经不需要去掩盖自己心情的翔太郎诚实地说出当初的想法。略带怀念的收回曾经的东西,油性笔写下的字迹都有些模糊。“因为是一家人玩的,所以当时写下了我和你的名字,我没好意思送给你。”


“那翔太郎,我们去洗澡吧!!”菲利普兴奋地提出建议,“就现在。”


“······现在大早上的洗什么澡?”


“走吧走吧!!!”菲利普推着不太情愿的翔太郎,“刚才拿东西的时候不是落了一身的灰么?”


“话是这样说啦,但是····”翔太郎指着浴缸,1.8米长,0.7米深和0.8米宽,再比划了一下自己的身高和菲利普的身高。然后看着菲利普不说话。


“所以有什么问题吗?”


“····”翔太郎一时弄不清楚菲利普这是明白还是糊涂了,事实显而易见的不是吗,“洗澡只能一个人洗,咱们的浴缸只能容纳一个人,除非你想看着我洗?”


“哦,并不是哦。”菲利普打开开关放水,把刚才抽空冲了冲的鸭子放了进去。


“你要是想看鸭子浮起来,自己找个盆啊,放一缸很浪费水的!我刚还以为你想和我一起洗,就那么窄的地方,我跟你进去叠罗汉么?还是摊煎饼?”说着翔太郎自己都笑了起来,似乎妄想了一下自己说的场景。


“翔太郎,你洗吧,我去找东西。”


“哈?”一时没反应过来的翔太郎也不计较,反正菲利普出去了。早上搬东西的时候真出了一身的汗。


踏入浴缸,没有放入浴剂的水干净得可以,一荡一荡的水面助推着那几只鸭子在浮。


写着他们名字的鸭子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总是黏在一起,翔太郎看着竟然笑了起来,伸手戳了戳童年的乐趣。


咔哒,上锁的声音。


“喂,菲利普,你又回来干什么?喂喂喂喂,你干嘛脱了衣服。”


--------------------------------------------------


服了LOF了,这样的东西也屏蔽


超链接走这里:我真的不知道这有啥好屏蔽的

Bobbii:

自带眼线!!!蠢爷!!!
早上可以晚起5分钟!!!
是不是要拿梳子给他梳梳

《因为是爱啊》

宋叶昭:

Chapter8


时间过的总是那么快,不知不觉中身边的人已经陪伴了自己4年有余。金韩彬透过酒杯,温柔的注视着趴在桌子上醉眼朦胧、双颊染晕的金知元,眼前人诱人的简直想让人把他吃掉。
 为了庆祝金韩彬的20岁成人礼,几个哥哥决定丢下目前还未成年的弟弟们去喝酒庆祝一下,4个人遮遮掩掩的问了练习生哥哥才知道这间环境还算不错的酒吧。本来只打算安安静静的喝点酒就回去练习的,但是几个20岁的大男生还是低估了自己,酒并不好喝,但灯光和节奏却合成了让人沉醉的气氛。
 是什么时候眼前开始模糊不清了呢,金知元摊在沙发上,迷茫的看着允亨把振焕哥扶起离开,似乎是把自己留给韩彬了吧。啧,振焕哥真是的,怎么能只顾着自己喝醉让弟弟去照顾呢,一点都没有哥哥的样子……是真的没想到自己也喝的烂醉等下还要金韩彬扶回去这件事啊。
 “韩、韩彬啊,来接着喝嘛,振焕哥真没用,才喝了这么一点就倒下了,你可是还要陪着我继续喝的,不可以像他一样差劲啊……”扯着金韩彬的衣服,用自己意识不到的软糯语调说出了饱含撒娇意味的话语,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是自己平日“需要照顾”的可爱弟弟。
 “哥,不可以再喝了哦,我们回去吧,好不好?”语气盛满温柔,眼中饱含深情,对着眼前这个人,仿佛有挥霍不尽的宠溺。
 “不好,今天可是你的成人礼呢,怎么能这样回去呢。我们韩彬的成人礼可是最最重要的日子,一定要好好的庆祝才可以!绝对不能回去!”
 明明就是自己不想离开才是吧,金韩彬看着身旁几近耍赖的人,头痛的想。可是知元在对我撒娇呢,虽然平时也很可爱,但是这么撒娇还是第一次呢,实在不忍心拒绝啊。看来,只能采用那一招了!金韩彬毅然决定去找酒保拿……水。这哥不把瓶子里的东西喝光估计是不肯罢休了,只能兑水了。
 “哥,我去拿酒,很快回来,等我一下哦,乖乖的不要乱跑。”摸摸金知元柔软的发,金韩彬选择妥协。
 “嗯嗯,我就在这里等你回来,你回来之前我哪里都不去,记得多拿点酒回来哈~”一反平时可靠哥哥的形象,金知元用头蹭蹭金韩彬的手,笑的纯真。
 金韩彬被这反应震的顿了顿,马上起身走向吧台,反应迅速,动作却僵硬的很。知元果然是毒没错吧,真是让人招架不住啊,平日里也偷偷摸摸小心翼翼吃了那么多豆腐了,为什么只是被他蹭了蹭手自己就好像要燃起来一样,血液都在叫嚣。知元啊,就这样靠近我吧,名为金知元的毒,我早就戒不掉了。
 在调酒师惊诧的眼神下金韩彬无比淡定的把一瓶酒倒掉并让他去把空瓶装满水,又无比淡定的拿着酒瓶走回去,然后他看到了让他再也无法淡定下来的一幕。金知元被人压在沙发的角落动手动脚,衬衫的扣子也被解开了几颗,露出一片白皙的肌肤,偏偏当事人醉的分不清状况只是嘟嘟囔囔着什么偏了偏头,并没有太剧烈的反抗。
 金韩彬那一瞬间好像失去了理智,等到意识回归的时候就已经把调戏金知元的那个人压在地上,拳头重重的落在那人身上发出沉重的闷声,直到那人那也没有反抗才放开他,翻了翻他的衣服抽出一张名片,在周围人群惊恐的眼神中走回沙发扶起金知元,给他整理好衣服,拉着还搞不清状况只知道对着自己傻笑的哥哥走出酒吧。
 走到一条罕有人迹的小巷,金韩彬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一个反身把金知元压在墙上,眼中带着抑制不住的愤怒。
 “哥刚刚为什么不反抗!被那种恶心的人占便宜也没关系吗?”
 “我、我有不让他碰啊,可、可是我推开他他马上就又黏上来,后来被他压住我就推不开了……”金知元面上带着委屈,小心翼翼的辩解着。
 “那种情况下哥不应该推开他就马上离开的吗?就那么经不住诱惑想让别人摸?!”金韩彬已经气的口不择言,甚至不惜用恶劣的语言来教训这个平时被自己放在心尖儿上的人。
 “可是离开了你就找不到我了啊,你说了我不可以乱跑的……”金知元用天真的语气说着自己的理由,眼神纯净又委屈的看着金韩彬,仿佛在控诉着对方的不讲道理。
 金韩彬被这一句话哽不知说什么才好,只能又是心疼又是抱歉的抱住了这个喝了酒之后无比可爱听话的哥哥。
 “对不起,知元对不起,是我不好,是我误会你了,对不起,我刚刚太生气了,还对你发了脾气,对不起,原谅我好吗……”金韩彬的唇贴在金知元耳边,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自己的愧疚。
 “没关系的,你可是韩彬啊,所以没关系的,不过下次不可以了哦,生气的韩彬很可怕,我不喜欢。”金知元笑着捧住金韩彬的脸,语气认真又可爱。
 “以后不会了,再也不会对哥发脾气,再也不会让哥遇到危险,再也不会让哥伤心……”金韩彬痴迷的看着这个动人的哥哥,带着无限爱意说出自己的保证。
 “真乖,最喜欢这样的韩彬了~”说着居然就捧着金韩彬的脸对着嘴唇大力的吻了一下,响亮的声音在金韩彬脑海里炸开,金韩彬这一刻只觉得自己幸福的要死掉了,眼前是心上人明媚的笑脸,耳边循环着心上人的那句喜欢。只要这样,如果知元在清醒的时候也能这么亲吻自己的话,那么下一秒死掉也没关系的,只要知元也喜欢我的话,让我去死也没关系,真的。
 金韩彬的眼中闪过一抹狂热,把金知元禁锢在自己怀里,按住他的后脑,用力的吻了下去。撬开两片柔软的唇,迫不及待的伸出舌头邀请对方与自己共舞。本就不清醒的金知元在金韩彬的引领下渐渐有了生涩的回应,轻轻舔了舔对方的舌,金韩彬却被这个青涩的回应引爆,更加激烈的回吻。一时间,寂静的巷子里被“啧啧”的水声占领。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金知元缺氧忍不住拍了拍金韩彬,金韩彬才恋恋不舍的放过那两片让自己沉浸的唇,手臂强硬的揽着金知元的腰,让他与自己紧贴。看着眼前的金知元被自己吻得脸庞通红,眼中蕴了泪一片晶莹,连眼角都染上了粉红,嘴角还有接吻时沾染上的水光,平日里清新阳光的脸上此刻带上了令人惊心动魄的美丽和妩媚。金韩彬不由感叹这哥就是有让人沦陷的资本,难怪自己这么无法放手。
 克制住自己的欲望,金韩彬背起今天格外柔软的金知元,一步一步的走回宿舍。路上,金知元把头埋在金韩彬的颈侧,笑个不停,温热的呼吸打在金韩彬露在外面的皮肤上,激起了一层细密的疙瘩,金韩彬拍拍金知元的屁股,警告他不要继续点火,却只换来背上那个大男孩更清朗的笑声,无奈的摇摇头,就只能放任他为所欲为动手动脚,洒在路上越来越粗重的呼吸也不知到底属于谁。

《因为是爱啊》

宋叶昭:

Chapter 9


好不容易回了宿舍,拖着金知元进了浴室,把这不老实的哥的衣服剥了个一干二净,调好水温就往他哥身上冲,一身的酒味,能清醒才怪。


 冲着冲着好像整个浴室的气氛都变了味儿,金知元不再乱动,乖乖的站在金韩彬面前任水流打在自己身上,温热的水让金知元的身体蕴上粉红。该死的,双眼朦胧,任人摆布的金知元根本就是让人无法抵抗的存在啊,自己平时也没少和他一起洗澡顺便占占便宜,但是好像每一次都没有今天这样让人血脉贲张……金韩彬感觉好像全身的血液都向某处流去。


 “知元啊,走过来一点……”金恶狼做好准备。


 纯良的金兔子乖乖的走到金韩彬面前,面带疑惑的看着他。


 “知元,亲亲我。”金恶狼宣布诱拐计划正式开始。


 虽然迟疑了一下,但金知元还是凑近脸庞吻上了金韩彬的唇,柔软的触感让金恶狼进一步沦陷。


 “知元,张嘴。”好想把知元就这样吃掉啊……


 金知元顺从的微启双唇,口腔立刻被侵略,两人的舌头纠缠着起舞,水流顺着两人的身体爬下,一路滚烫。


 “唔…热…”不知过了多久,金知元嘟囔着蹭着金韩彬,仿佛这样就能缓解他的不适。


 金韩彬的视线向下,果然,这哥已经起了反应。挑起嘴角,金韩彬的手附上金知元最敏感的部位,不急不缓的抚摸。


 这当然无法满足此时的金知元,他扶上金韩彬的手臂,示意他快一点。金韩彬怎么可能放过这么难得的机会,必定是要狠狠地占过便宜才可以。


 “知元,我是谁?”贴近金知元,金韩彬滚烫的呼吸好像可以直接灼伤他的耳廓。


 “韩、韩彬呐?”虽然意识已经完全不清醒,但却是准确的认出了身侧的人。


 “知元想要我做什么?”典型的明知故问。


 “快、快一点……”醉酒后被情欲点燃的金知元已经不知道矜持为何物,只想直接宣泄自己的欲望。


 “要求我才可以哦……”手上的动作干脆停了下来。


 “求你,韩彬呐,求求你…快一点…”扭着身子,金知元圈住金韩彬的脖颈,撒娇似的用脸蹭着那一小块皮肤。


 “金知元,你真是个妖精……”无法拒绝心上人的请求,金韩彬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花洒的声音掩盖住了一室的激情。


 “哥真是的,怎么可以只顾着自己舒服呢……”头痛的看着释放之后立刻熟睡的人,金韩彬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内心的苦闷才好,本来还想借着大好机会把知元吃掉呢,好可惜。


 无奈的就着金知元的手解决了自己涌动的欲望,看着金知元的身上沾染着自己的体液,金韩彬感觉自己好像更热了。


 克制住欲望给金知元清理好身体,再把人抱到床上已经是凌晨了,干脆就放弃了睡眠站在床边端详着金知元,从头到脚,由外表到内在,真的是个不可挑剔的人呢。虽然没有让人一眼望过去便感到惊艳的外貌,但却有着极为耐看的五官,相处久了,又会感受到这个人独一无二的魅力,纯净温暖,像一束光照亮了自己当时充满压力与负担的阴暗的生活。


 哥第一次和我讲话,哥第一次对我笑,哥第一次关心我,哥第一次说喜欢我……好像就在这种温暖中迷失了自己,深陷其中无法自拔了呢。


都是知元你的错,不管我做出了什么事,都是为了你,你也要负责才可以呢。


 不可以离开我,不可以不爱我,不然哪怕是把你变成人偶,我也要留住你哦。

Bobbii:

我数三下哦,知识产权的中文我不懂咋滴说,可是。。。我康妮们说这样四不对滴你们这样让我很懵。。。。

Bobbii:

过去就让他过去吧!!!要做一只像Bobby一样欢脱的兔子(´ε` )♡看不下去的冬菇把他脱缰的芭哥给背回来了!还有拼命帮他哥挡重要部位的肉肉

你呀,什么都不要担心,我们一起唱歌吧~